• 全景展览
  • 01

本馆展览

Museum Exhibition
首页 > 本馆展览 > 专题展览
专题展览
吾志所向 一往无前——孙中山早年的奋斗历程
展览地点: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北一楼临时展厅 展览时间:长期




  2020年3月27日,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推出的“吾志所向 一往无前——孙中山早年的奋斗历程”专题展览正式开展,这是广州地区各家博物馆、纪念馆陆续恢复开放后推出的第一个文物“实体”展览。该展为长期展示的专题展览,分“立志革命”“建立组织”“发动起义”“推翻帝制”4个部分,展示孙中山先生热爱祖国、矢志革命、推翻帝制的历史壮举。展览标题“吾志所向  一往无前”反映了孙中山在矢志革命、复兴中华的道路上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奋勇直前、坚持不懈的斗争精神。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众多医护人员、民警和社区基层干部等挺身而出、奋战在一线,为人民群众的生命和健康筑起了坚实的防线。该展的举办,旨在弘扬斗争精神,越是在困难面前,越要奋勇向直,越要坚韧不拔。下面就让小编带大家来看看本次展览的亮点:


一、与原有基本陈列在内容和空间上完美衔接


  “吾志所向 一往无前——孙中山早年的奋斗历程”专题展览位于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北楼一楼西侧陈列厅,与该楼二楼和三楼东侧陈列厅已有的“捍卫共和 复兴中华——孙中山三次在广东建立政权”基本陈列内容上下衔接。一楼展示孙中山早年矢志革命、推翻帝制的壮举,二、三楼则展示孙中山晚年在广东三次建立政权,捍卫共和、复兴中华的壮举。这样的布局,既在展示空间上有机结合,又将展览内容完美地衔接起来。自此,观众进入帅府即可通过观看这两个展览完整地了解孙中山一生为追求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奋斗历程和伟大精神。


二、结合实际,吸收最新研究成果丰富展示内容


  “吾志所向 一往无前——孙中山早年的奋斗历程”专题展览在内容设计方面简明扼要,重点突出;同时还结合实际,将与孙中山有关新的研究成果运用到展览中,使展示内容更加丰富且亮点突出。例如:(一)在第一部分“立志革命”中,特地增加了孙中山青年时代习医和行医方面的内容。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众多医护人员挺身而出、奋战在一线,为人民群众的生命和健康筑起了坚实的防线。展览第一部分突出孙中山在医学方面经历,“治病救人”的精神也可以起到激励和引导的积极效果。(二)第四部分“推翻帝制”中,除介绍了大家比较熟悉的武昌起义外,还对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前后,孙中山在欧美展开宣传、筹款和外交活动进行了详细的描述。以往此类的展览对孙中山在欧美活动的介绍较少,本次展览以路线图的形式,将孙中山在欧美活动的足迹清晰展现出来,令人一目了然。此外,展览中还布置了4处“孙中山语录”,对展览内容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三、展示设计精巧 形式丰富多样


  展览利用有限的空间,在形式设计上也花了不少心思。


  首先是从序厅进入第一厅的门口,设置了一张巨大的墙纸,背景图案分别是翠亨村旧貌和1912年1月28日孙中山与临时参议院参议员的合影,寓意孙中山从翠亨村走向世界,走上革命道路,直至最后民国成立,开启民主共和的新纪元。


  其次是展览借鉴了大元帅府两栋主体建筑的元素,整体色调采用米黄色,每部分的部首辅以大元帅府拱形门作为装饰。


  为了使展示形式更加丰富,让观众在观展过程中有身临其境的获得感,该展览还利用有限的空间布置了2个场景。例如在第二展厅布置了1907年12月孙中山前往镇南关起义时在前线指挥作战的场景。1911年武昌起义前,孙中山领导的10次武装起义中,有两次起义曾亲临前线,一次是1895年的乙亥广州起义,但这次起义因计划泄露最终流产。另外一次就是1907年的镇南关起义,孙中山不仅亲临前线,还开炮轰击清军。孙中山后来感慨地说:“反对清政府二十余年,此日始得亲发炮击清军耳!”值得一提的是,孙中山三次在广东建立政权期间,也曾于1923年9月赴飞鹅岭前线督战,亲自指挥炮轰固守惠州的陈炯明叛军(北楼基本陈列二楼西侧第4厅有展示相关内容)。因此,这个场景的设计既有其本身独特的意义,也有与基本陈列内容遥相呼应的效果。


  除此之外,展厅内还专门设置了与观众互动的内容。本次展览在第三厅设置了“时光邮箱”慢递,配上写有“以奋斗致敬远方、给未来的你寄一张明信片”等字眼的海报。观众在大元帅府特制的文创产品明信片上写下对自己未来的寄语,投递到“时光邮箱”,大元帅府将在一年后通过邮政为其寄出。我们希望用这种时尚的方式,将孙中山的奋斗精神,传递给当下的青年人,实现展览的教育价值。


四、众多珍贵文物首次亮相


  本次展览共展出40件馆藏珍贵文物,其中有十多件为首次展出,包括1904年《新民丛报》原第59号、1903年章士钊编译出版的《孙逸仙》传记、1912年孙中山老师康德黎医生撰写的《孙逸仙与中国的觉醒》、1912年3月《广东讨虏军司令部造呈固镇宿州两役特别出力各将校军士分奖给勋章清册》、1912年加盖“中华民国”字样的蟠龙图邮票等。


  这些文物蕴含了不少鲜为人知的重要历史信息,对于观众了解这段历史,对于学者研究这段历史都有重要启发意义。其中,1903年章士钊以“黄中黄”笔名出版的《孙逸仙》传记一书,是编译日本宫崎滔天著《三十三年落花梦》而成,不仅首创“孙中山”之名,更对改变孙中山在当时国内外的“流寇”、“匪党”的形象起了巨大作用;《广东讨虏军司令部造呈固镇宿州两役特别出力各将校军士分奖给勋章清册》,记录了民国成立后,清政府尚未覆灭之际,广东北伐军主要的领导成员及其讨伐功绩,对研究其中李济深等人早年历史颇多助益;1912年加盖“中华民国”字样的蟠龙图邮票,是清朝末年印制的,上方却盖着“中华民国”四个字。巨大的历史转变,落在小小的邮票上,相映成趣。